2021/5/9 (喜樂靈大充滿)


林淑惠姊妹的見證

5/9活泉小組會前禱告時刻,我們的大家長振昌牧師因事不在現場,一開始我感到憂心忡忡,深怕聖靈不垂聽我們的呼求與邀請,因為往常啟動喜樂靈開關的重要人物就是振昌牧師, 若少了振昌牧師的禱告,聖靈是否就不肯賞臉了?果然,聖靈讓我苦等了十五分鐘以上才翩然而至,讓我暫時鬆了一口氣。 此時,我隱約感覺瑞雯與我在同一時刻發出微微的喜笑聲,漸漸的,喜樂靈的強度明顯增加,維真也一起加入喜笑的行列。我們三人的笑聲又是此起彼落,一波接著一波。 這次喜樂靈的造訪不同於以往,前幾週都是從腹中湧出、滾滾而來,今天的湧流大多集中在胸膛翻滾,而且時間維持較久。在喜樂靈的大大充滿之際, 我實在是笑得開懷、難以止息,一度還被笑聲嗆到乾咳。

瑞雯當時就順著喜樂靈的感動,為慕澄的傷口禱告,求神挪去慕澄身上的發炎狀態、讓慕澄得醫治。 這時候金碧也被喜樂靈充滿,但可惜只是曇花一現。慕澄這次被喜樂靈充滿後,感覺她的笑意滿滿,簡直快要滿溢出來, 卻因傷口疼痛不能盡情揮灑,只能表現出內斂含蓄的喜笑。路得看我們笑成一團難以控制,還用開玩笑的口吻說我和瑞雯、維真三人怎麼可以對慕澄的捧傷喜笑狀幸災樂禍呢? 我猜,慕澄跟大伙兒感情深厚,不會計較我們的一切吧!今天的會前禱告結束後,總覺得振昌牧師若能在場與同工一起禱告,恩膏一定會更強,禱告也會有加乘的果效。 但我們深知牧師期盼同工們能擴張屬靈境界、成熟長大,因此,我們仍要持續追求,互相勉勵。

陳瑞雯姊妹的見證

5/9活泉敬拜禱告會,上星期振昌哥已經告知我們這星期日會晚點到教會,所以其實心媄孎K擔心, 想說平常都是振昌哥帶領我們禱告,沒有振昌哥聖靈會不會就不來造訪我們了, 但是我們今天下午大約2:15左右還是開始禱告渴慕聖靈降臨,大家方言、悟性禱告,也忘記多久的時間,突然一個喜笑從我的腹中湧出來, 這時我也聽見淑惠開始喜笑,我轉臉看她笑意淺淺的,同時也聽見了維真的笑聲,一開始大家像個優雅的公主,微微的喜笑著,但隨後一波波的喜樂浪潮衝向我們, 我們開始大笑了起來,這時我宣告喜樂靈充滿,喜樂靈澆灌時,大家就一起哈哈哈哈哈....笑的不停,止不住的大笑, 我還笑的坐在講台上,禱告前看慕澄臉色不太好,於是關心她,她說在山上工作時受傷,傷口發炎疼痛,就在喜樂靈大大澆灌下來時, 我隨著聖靈感動宣告醫治降下膏抹慕澄發炎的傷口,慕澄也漸漸滿臉笑容,感謝聖靈再次的帶領我們,讓我們知道要有更多的信心,全然的相信聖靈。

文慕澄姊妹的見證

5/9因為換藥所以有點晚到教會,心想同工們會不會已經開始禱告,感謝主,由於部份主領當時還未到,等人數齊全後,瑞雯姐才召集我們一同禱告。 在禱告過程中,我感覺聖靈不要我們馬上被喜樂靈充滿,而是可以有更多禱告,等候祂造訪每個人,於是我們不斷渴慕神,呼求神,方言、悟性、靈歌交替的獻上感恩、 並做潔淨和釋放的禱告,這段時間對我來說是享受和浸泡在主堛漪好時光,有時候的安靜與等候,越能領受從神來的啟示性話語。 團隊服事的環境是讓人舒服的,讓我可以享受身心靈的安息,這樣的氛圍有如「頌泉事工」所做的,浸泡在主堶情A與祂面對面,進入天父的愛。

當瑞雯姐宣告喜樂大大澆灌我們,那時候已明顯感受到笑意,但因為顧及傷口,不太敢「哈哈大笑」, 直到瑞雯姐順著聖靈水流來為我禱告時,特別宣告慕澄要被喜樂靈醫治,當下我只想全然領受,什麼都別顧慮了,傷口若痛就讓它痛一下子, 喜樂的江河就是現在要來澆灌我,就讓喜樂的靈醫治我吧!

感謝主看見我們渴慕祂,以及同心歡迎聖靈的那份真實的心。

張維真姊妹的見證

5/9活泉敬拜禱告會,大家都到齊後一同聚集禱告, 在瑞雯的帶領下,伴隨著大家的靈歌、祈禱,喜樂靈再次臨到我們當中,感覺像水流一般在瑞雯、淑惠和我之間流動,再流到金碧、慕澄。 今天的喜樂靈與黃牧師傳遞的感受不太相同,雖沒黃牧師版的強勁,但卻是一種溫柔、喜悅的感覺在流動,一直到敬拜司琴結束,都還覺得自己還沈浸在裡面。

上一篇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