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得救見證

黃振昌牧師

我來自傳統家庭,母親深愛我這唯一的兒子,總是把最好的東西給我,又怕我不能平安長大,常帶我到廟堥D偶像神明保平安,收驚,喝符水,當偶像的義子,這些事情我都經歷過, 還記得念國中時,父親胃腸不好,中醫西醫都不管用,曾回到家鄉請來一座偶像轎子,在家中四樓祠堂前,念念有詞,起轎請鬼神(聖經中提到的偶像邪靈), 問治病的草藥秘方,我站在旁邊親眼看到,抬轎的親人抓不住抬轎的棍棒,偶像邪靈能驅使轎,或往前衝、或往後挪,用抬轎的棍棒寫出到那裡拔草藥,我因見識過超自然能力, 心中從不懷疑有鬼神。從小就跟家人到處拜拜,想都沒想到耶穌愛我,祂要救我,要賜我永生。

1986年底我還在美國史丹福(Stanford)大學攻讀博士學位,紅木城(Redwood city)基督之家有一位熱心的馮媽媽, 邀我到位於費利蒙(Fremont)城市的基督三家參加一場醫病禱告聚會,那是由韓國趙墉基牧師的岳母『哈利路亞媽媽』主領的醫病禱告聚會我在會場中見識了聖靈的大能, 在被禱告後,有的嚎叫、有的會全身顫抖者。事後有一壯漢很快樂的分享神的靈如何擊倒他,他說像一道電流或暖流穿過身體, 我渴慕想知道更多有關醫病禱告的事,抓著牧師問,徐農牧師回答一些問題後,說:「現在已十一點半了,明天到我家來談好了」, 隔天到徐牧師家,沒談多久徐牧師問我要不要信耶穌,我說要,他帶我做了決志禱告,禱告結束,我抬起頭竟然發現徐牧師淚滿眼框。

1987年復活節前幾個禮拜,心想已作過決志禱告,決定受洗,那知報名要受洗後,心中開始反反覆覆,不確定該不該受洗, 那時我才曉得我只相信耶和華是神,卻不信祂是獨一的真神。寇世遠監督知道我反反覆覆,兩次來電勸我受洗,說受洗後就知道耶和華是獨一的真神。 寇伯伯愛的勸導並沒使我改變想法,就在復活節當天凌晨我決定不受洗,就這樣子,我離開教會八個月,直到主的恩膏臨到我,親自賜給我信心。

我雖離開教會,當熬夜一個人在國家實驗室作實驗時,覺得孤單恐懼時,會唱詩歌壯壯膽,有時在宿舍也會翻翻屬靈書籍, 有一次讀到:【祂既來了、就要叫世人為罪、為義、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】,我看不懂,心想看看聖經上下文, 應該就懂了,那知拿起聖經翻到約翰福音第十六章看了前後文,還是不懂。順手翻到約翰福音第十五章,剛看第一節:【我是真葡萄樹】, 主的靈臨到我,一個斗大的【】字,跳到半空中,神給我一個異象,祂用這節經文向我說他是真的,是獨一的真神, 我受聖靈感動,來回看了第一節到第十節經文,神用不同的字告訴我,我整整哭了一小時,很喜樂的哭一個小時,捨不得打住。神讓我經歷他偉大能力,親自帶領我渡過信心的危機,祂救了我。我常覺得很奇妙,我並沒有添增任何理性證據,但我的心卻有了大轉變,確信耶和華是那獨一的真神。

我在1988年決定受洗歸入主的名下,我開始調整自己的生活,參加主日崇拜以及週間的小組,但我的生命並沒有大改變,有將近十年的時間,過靈命起起伏伏的生活, 弟兄姐妹在教會看到我個性很溫和,但我回家也有暴跳如雷的模樣,弟兄姐妹看到我參加聚會很追求,但我私下也有墮落犯罪的光景,我知道有兩股力量在我裡面,一股引導我行善, 一股引誘我作惡,我陷入困境當中。1997年是我受困最嚴重的一年,感謝主,主感動我開始四十天的禁食禱告,每天中午禁一餐,連續四十天,禁食時就讚美主,向神禱告, 宣告神的祝福要臨到我和我家。 四十天結束當天,並沒有特別的事發生。那知隔天凌晨左右,我女兒到房間叫醒我,自己卻回房睡覺,我回頭要繼續睡時,就聽到一首詩歌『神榮耀形象』 在我耳邊響起,順口哼幾句,音樂就沒有了,一閉嘴,詩歌的曲調又響起,連續三次,我就被聖靈充滿, 從那時起我開始常常經歷聖靈的工作,1997年6月2日是很特別的日子,那天早上我有碩士班學生口試,十二點口試結束後,我有感動要繼續禁食禱告,在回宿舍的路上, 主感動我要查哥林多後書10:4-5

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,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,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, 將各樣的計謀,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,一概攻破了,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,使他都順服基督。

我坐在書桌前,讀此經文時,身體就抖動起來,有股氣從腹部被聖靈催逼,身體很不舒服,心中有個念頭,在神面前要謙卑順服,將自己的身體全部交給主, 呼求主耶穌幫助我,折騰十幾分鐘,有股氣呼嘯出去,我渾身是汗。休息一會兒,有感動再來一次,就這樣子一次一個,主將在我堶悸滌磼T營壘,一一釋放,例如:拜偶像,算命、練氣功等堅固營壘都在神面前,一概攻破了。從那時起, 我開始經歷在聖靈中的喜樂主也開始催促我為罪悔改,去向我得罪過的人道歉,也常用聖靈充滿我,給我力量,叫我不要再犯罪,經歷這些我才知道, 為什麼過去十年來,我雖信了耶穌,但生命沒有大改變,原來在我堶悸犖囥T營壘還沒有清除。感謝主,現在舊事已過,一切都變成新的了,我感受到自己是新造的人, 有主賜的平安與喜樂。

回首頁